当前位置: 剟果清洁服务有限公司 > 新闻中心 > 【桂阳本土作家文学作品选】欧阳芳的散文
随机内容

【桂阳本土作家文学作品选】欧阳芳的散文

时间:2020-02-16 02:15 来源:剟果清洁服务有限公司 点击:169

原标题:【桂阳本土作家文学作品选】欧阳芳的散文

第11期:欧阳芳的散文

本期主办:雷晓明

网络配图

看乡和远方

回不去的地方叫故乡,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。轻触着故乡的魂,隔着远方的天空吾在迂回的岁月中,用着一个个的十年,细数着成长的痕。故乡在心上,梦在远方。

故乡,是岁月烙下的痕。故乡,是儿时梦最先萌芽的地方。故乡,是那少年脱离后魂牵梦萦的地方。盈怀于胸,久而愈浓,远而愈重。

故乡,有一条纤细的巷子。巷子上有吾童年的歌谣与喜悦的脚步。吾用成长的一步步,丈量着私塾与家的距离。春夏秋冬,吾的现在光在巷子上延迟,追求着属于吾家的那寥寥炊烟。巷子上的野草,绿了又黄,黄了又绿,多少次漫过吾小小的双脚,多少次打湿吾白色的球鞋。吾在小小的路上,来回的去返,一面是先生的哺育,一面是父亲的叮嘱。吾的童年,在巷子上晃晃悠悠。摔倒过、饮泣过、欢乐过,一同走过。

睁开全文

故乡,有一口老井。井水悠悠,水桶悠悠,棒槌声声,乐声阵阵,唱着乡下最迂腐的歌谣。这口井是同乡们生命的水源。每天来这边提水的人络绎不绝。晨昏日暮,老井都以它最稳定的姿态,坦然的奉献着它澄澈的泉水。故乡,有一棵老柏树,吾往往看着柏树的枝桠发呆,往往想象着有一只金色的凤凰会栖息在树的枝桠。带着吾梦的神话,柏树奉陪了吾多少春夏,伴吾一首细数着时光的涯。

故乡有吾童年的想念。同乡人往往会说,“某某孩子益懂事”“某某孩子懂事了”。其实,小孩子的世界能有什么?孩子的世界很单纯,益与坏的标准也很浅易。仅仅是一颗糖、一个苹果、一个拥抱、一声鼓励都能够打动他们的心。喜悦就乐,不喜悦就哭,喜欢的人就粘着,不喜欢的就躲开。当时年小,总想着做大人口中的乖孩子,乖乖的听大人的话,听先生的话,做大人口中懂事的孩子。

那年的夏,父亲脱离了吾们,留下弟弟、吾与母亲相依为命。那一年,吾第一次体会到有一栽痛叫撕心裂肺。一夜的饮泣,一夜的成长。吾异国所以沉默,吾也异国权利去躲避。益似一夜之间长大了,擦去泪水,吾清新有些东西吾必须面对。吾最先在学习之余担首家中一切的家务。吾成为了村里大人们口中懂事的孩子,吾成了孩子们学习的榜样。只是,谁也不会清新,懂事背后的悲戚与泪水。锋利的稻草会割伤稚嫩的手,沉重的扁担会压曲松软的腰,小小的心中也会期待着年少的五彩斑斓。故乡是岁月烙下的痕。吾在痕迹中成长,吾在痕迹中顽强。

远方,是别人的故乡。远方,是梦最先的地方。远方,荣华的远方,有着霓虹灯下的孤单。那年,母亲说,“你出去打工吧。”轻轻地一句话,重重的,落在吾的心上。吾说,“益。”声音很轻很淡,吾的心却很伤,甚至异国一句指斥。吾清新,生活很难,母亲也难。转过身,吾异国让母亲看见吾的泪水,吾的期待。吾哭了,悄悄的哭了。泪,多少次湿了被窝。泪,多少次在梦里流淌。背上小小的走囊,带着五十六元钱,吾脱离了故乡。脱离的那天,天空中下着毛毛小雨,异国人送别,吾静静的与故乡告别,任凭雨水与泪水暧昧吾的双眼。吾,终要远隔。直到到了远方,吾才清新。年少的乡愁,是母亲肩上的扁担。故乡在这头,想念在那头。

远方,异国梦的悠扬,有的只是霓虹灯下的孤单。上班、放工忙碌的节奏之后,就是稳定的、安和的孤单与想念。一句乡音也断肠,最先想念,想念着故乡,想念着家的味道。一本书,一个日记本就是一段想念的时光。吾仔细的将一切的思绪锁进吾小小的日记本中,一页一页,细数着异域的每镇日。

生硬的街,生硬的面孔,生硬的生活习气,吾强制本身批准着一切的生硬,由于吾必须面对生活。打工的生活很累,但吾却很已足。吾用本身的双手,创造着本身的财富。吾有了本身的做事,有了新的至交。吾能够给母亲分担一些,能够买本身喜欢的书。

远方的天空下,吾徐徐地习气了这栽生活。习气了忙碌,也习气了想念。稳定的夜里,吾喜欢眺看着远方的天空,爱时兴着那一轮明月,追求着故乡的倾向。故乡是在表的青年们拼搏路上心灵的安慰,是多数个饮泣的黑夜能够想到的唯一的优雅。三年,在表三年吾只回过一次故乡。未必候,就连吾本身都以为不再想念了。可是,心却首终骗不了本身。梦中的故乡,照样那般清新。梦中的父亲,照样那般的慈祥。

霓虹灯闪动,夸口着都市的荣华。灯火点点,寻不到吾的家。吾想家,可吾却勇敢回家。未必候,本身也觉得吾是个薄凉的人。三年的时光,不是没未必间回去,吾只是勇敢。勇敢看见母亲孤单的背影,勇敢碰触老屋斑驳的墙壁。日复一日,霓虹灯照样闪动着她微弱的光芒。带着吾的想念与孤单。

远方,吾的远方。吾异国寻到梦的天国,吾异国找到梦的翅膀。能够,梦,早在私塾表夭殇。能够,梦,在远方的远方。吾追寻着,吾挣扎着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日记本一篇篇翻过,吾的心一次次的饮泣着。

远方,终不是吾的故乡。远方,请谅解吾,吾将生活留在了这边,却将想念给了故乡。远方,请谅解吾,新闻中心你的万千风景皆很美,可照样留不住吾小小的心。远方,有着一盏盏霓虹灯,闪动着远方的风采,可却孤独了吾的心。

几年后,吾背着走囊回到了养育吾的山水间。出嫁的那天,吾蜜意地对故乡说:吾的记忆留在这边,吾的情思萦绕在这边,不论吾走到海角天涯,魂牵梦唤的都是故土蜜意。吾炎喜欢吾的故乡,永久镶嵌吾的脑海中,一生一世不会遗忘。

与雪相约

下雪了,洋洋洒洒,晶莹雪白。为它,盼了一季。时光啊,也许并不漫长,眨眨眼,一年便倏忽而过了。只是为何沾了憧憬的冬却漫长无边,连每个黑夜都苦熬着漏短更长、阴晴圆缺?只是缺了雪吧,只是缺了只有雪才能够鲜活的情怀吧!这会儿,真益!雪花就在屋表,吾掀开门就能触摸的距离。哦,不,哪有什么距离,它就在吾刻下,它就在吾身边,只要吾情愿,只要吾喜欢,尽能够睁开双手拥抱,尽能够摘一朵捧在掌心,尽能够让它软软的拂上吾的发、缠绵于吾的脸颊,它在,与吾同在!

它不息都在!旧年的冬它没来赴风儿之约,但是它不息都在啊,在内心,在每一个晨曦暮霭,在每一个矮首回眸。它照样来了,落在了春的门楣!雪是从立春后的镇日下昼最先下的,当时,吾正在屋子里,立在窗口下,烦杂事扰得吾无暇分身。当时,吾与它也是隔着一窗的距离,伸手之间却是吾不克触摸的无奈。它舞于天地,吾身限陋室,吾们异国交集;若有,也只是吾的眼光与它从窗前萧洒而过身光的少顷交辉。也许只是无心吧!若居心居心,大能够抛下平庸世事,遂了本身的心愿,尽情挥洒满腔炙炎的情怀!凡事总有界定,总有规则,总有距离不克逾越,总有尘事无法抽身。只是异国,只益错过!

错过!阳世总有太多的故事在说着错过!能够是春来的一枝新绿、一树花开;能够是夏时的一场夜雨、漫野荼糜;能够是秋风吹落的第一片叶、最末一瓣花;能够是严冬里未曾寻来的梅、未曾萧洒的雪;能够只是有时的雪月风花。人心变幻无常;能够只是一个转身,驻足的、拥有的,早已擦肩,早已渐远!

以为就那么与心心念念的雪错过了,可没想,断断续续三五日过来,雪照样来了。曾见“赏雪”如许的词,吾不喜欢,吾照样喜欢益用“看”如许平时的词语。在吾的想象中,“赏”如许的字眼太甚隆重,是古时皇宫后院、顶戴皇冠的皇子携一干妃嫔,蝴蝶般穿梭于御花园的莺声燕语;是大不悦目园内,宝玉和多姐妹们披了大红猩毡和缎带斗篷,聚在雪地里抱着手炉和曲作诗。这些个场景,太甚秀气,通俗人消受不首;更消受不首的是“一入宫廷深几许“、”曲终人散两不见“,太断崖,太哀摧。平时人,照样”看“雪的益,仰头看,矮首亦看,可乐、可闹,喜悦雀跃,肆意自在。

曾经说过,喜欢夜里的雪,最益下在后子夜。悉悉索索,如闺蜜不歇不止的夜谈。晨首,远山是白的,近树是白的,红瓦是白的,连山颠的松柏都是白的,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。雪花在天空中照样飘洒,天与地被白茫茫笼罩,不息延迟到家门口上,掀开门能够瞬即融入那片晶莹的世界!任那些上天的精灵软软的在吾的发丝舞出漪旎,在吾的眉梢倾洒温文,在吾的眼帘、在吾的唇角、在吾的掌心、在吾的胸口,打着滚,蹭着喜欢,顽皮的为吾淡装素抹!

吾很想,在空旷的田园,牵一小我的手,跑着、乐着、闹着,拉着他用脚印在空白的雪地走出两个大大的情投意相符;吾很想,抓一把散雪,洒在他的发丝,或偷偷塞进他的衣领,等他回身把吾追逐于茫茫雪原,身后落下的脚印双双对对,洒下的乐声银铃般串串响彻云霄;吾很想,有小我陪着吾去看雪,只是看着,看天看地、看山峦迭首、看雪野茫茫,不出一语,不哼一声,心手相牵,相视嫣然,整个天地,只有吾和他,只有紧紧相偎的身影。

雪还在飘动。有人说雪是无根之水,飞扬是它生命的一切过程,轻轻地飘落,静静地消融,异国孤寂,异国嘈杂。吾站在雪飞的天地之间,益似整个空间只有雪的飘落,无声却悄悄叩响了心底的期待。在料峭的风里,雪花以它最完善的姿态,与吾相约在这个孕育精彩的季节。

作者简介

欧阳芳,女,笔名风儿。业余时间喜欢写作,以散文见长。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,桂阳县诗文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。创作不悦目点:喜欢独守一隅的静美,依在浅浅的文字里做个出水般青莲绝尘的女子。

编委:王桂松,王成家,王来俊,王硕平,王霁,邓晓兰,谢强,雷晓明,肖村,肖春桃

策划:王桂松

主编:雷晓明

编辑:洁子

来源:桂阳县作家协会

小花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由上内容,由剟果清洁服务有限公司收集并整理。